document.write('
')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综合专题 > 正文

元曲中的赵盼儿 亮眼俏嘴侠义心

来源:中华诗词网?| 作者:张良 | 发表时间:2022-06-30 14:42:24 | 点击:72
以上系《梦华录》剧照美术作品《关汉卿》李斛世界上有两个赵盼儿。一个是热播剧《梦华录》里刘亦菲扮演的赵盼

以上系《梦华录》剧照美术作品《关汉卿》李斛世界上有两个赵盼儿。一个是热播剧《梦华录》里刘亦菲扮演的赵盼

   以上系《梦华录》剧照

美术作品《关汉卿》 李斛

   世界上有两个赵盼儿。一个是热播剧《梦华录》里刘亦菲扮演的赵盼儿,一个是元代剧作家关汉卿笔下的赵盼儿。原著中,赵盼儿是一名卖身的娼妓,她虽是旧社会边缘群体里的一粒轻尘,却擦亮了眼、练俏了嘴,长了颗侠义之心。

   赵盼儿像一根鞭子

   第一眼评判官宦子弟周舍不值得宋引章嫁,《梦华录》里的良家女子赵盼儿,靠的是聪慧,关汉卿笔下《救风尘》里的娼妓赵盼儿,则靠的是后天阅历。她借关汉卿的唱词自诉:

   “即使咱真心对他,他仍要往坏处怀疑咱;来了两三次,咱问他要钱,他便说‘这娼妓勒索人钱财’;看见咱有些不伶俐,便说是女娘家要哄骗东西……”

   宋引章嫁周舍的命运,赵盼儿是见过前车之鉴的。

   她目睹这几年来想嫁人从良的娼妓,急得就像漏了网的鱼,但从良之后,她们又像斑鸠中了弹,饱受摧残,都是随便嫁了人,很快又散伙,贞烈恩情,转眼一笔都勾……嫁人的早有不少中了圈套,但总还是有重蹈覆辙的。

   在关汉卿笔下,见过这些负心薄幸,赵盼儿这才劝尚小的宋引章:“妹子,能嫁作丈夫的不会是嫖客,成天嫖娼的人做不得丈夫。”又说那泡在妓院里的花花公子周舍虽衣冠楚楚,却是个败坏人伦事理的,不堪托付。

   偏偏宋引章不信邪,直到嫁人后惨遭家暴,追悔莫及。赵盼儿才决计为宋引章骗来一纸休书,救她脱离苦海。

   《救风尘》里的“救”和《梦华录》里的“救”,不一样。

   《梦华录》里,赵盼儿救宋引章,是为报恩,因为宋引章的姐姐因她而死,她对女孩有道德责任,所以剧中赵盼儿说:“我不能不救。”周舍为钱而来,赵盼儿以财骗休书。

   关汉卿笔下,赵盼儿施救出于“怜惜”和“侠义”:可怜宋引章没了主意的娘亲,自己和宋引章也是同病相怜、肝胆相照。她想起桃园三结义的故事,决定“我着这粉脸儿搭救你女骷髅,割舍的一不做二不休”,救宋引章,靠的是“烟月手段”——色诱。

   赵盼儿视周舍为玩物:若是他不肯写休书,我将他“掐一掐、拈一拈,搂一搂、抱一抱,着那厮通身酥、遍体麻,将他鼻凹儿抹上一块砂糖,着那厮舔又舔不着,吃又吃不着,赚得那厮写了休书”。

   “要是你休了宋引章,我又不嫁你,就让我被水塘里的小昆虫踩死,让空心草打折我的胫骨。”还煞有介事地说:“瞧,你让我赌了个这么重的誓。”

   赵盼儿之所以敢这么说,是因为她早就不信这一套了。

   她痛快扯下花花公子的面具:“这条花街,只要请到个娼家女,哪一个不是对着明香宝烛、指着皇天后土、赌着鬼戮神诛?若信这咒盟言,早死的绝门户。”

   关汉卿笔下,赵盼儿的魅力,从她悲凉的经历里生发出来,她像一根鞭子,抽打着那些威逼而来的虚伪和无情。

   响当当一粒铜豌豆

   关汉卿写了很多妓女的故事,除了《赵盼儿风月救风尘》,他还有专写“娼家女从良”的《杜蕊娘》《谢天香》,他塑造的“寡妇”也是一绝,《窦娥冤》《望江亭》都是经典。

   这些边缘女性,关汉卿能写、乐意写,也写得最走心。因为和她们一样,关汉卿也是一个边缘人。

   在文学史上,关汉卿的名声不比李杜苏辛,即便他是元代首屈一指的文学巨匠,却是名、生卒、出生地都不确切的人,后人只知“汉卿”是他的字,放到今天,就是个黑户流民。

   他在金朝都城汴京当过医官,元灭金后,他成了元人眼中的“金之遗民”;元初未开科举,在那个靠推举和家人“荫叙”做官的元早期年代,白衣儒生入仕无门;他的时代是在异族治下,却以“汉卿”为字,只能“不屑仕进”。

   虽然元史学家们推翻了广为流传的“八娼九儒十丐”的说法,认为这是后人诋毁抱怨、不符合事实,但关汉卿,还是个边缘人。

   他既没融入主流,也没成为政治精英,失去志业的他,最后扎进了当时的娱乐圈“瓦舍勾栏”,嘲弄风月,在市井里当起了编剧、曲作家,写平民看得懂、听得懂的故事,让地位低贱的优伶娼妓来演唱。

   关汉卿“再就业”的处境,《青楼集·序》这样写:“用世者嗤之。”在他自传散曲《一枝花·不伏老》里,他索性就顺着误解说,“我是个蒸不烂、煮不熟、捶不扁、炒不爆、响当当一粒铜豌豆”,这里的“铜豌豆”亦有“老嫖客”的意思,什么“老野鸡”“浪子头头”,他不忌讳地都往自己身上揽,宣称要“一世里眠花卧柳”,一辈子睡在温柔乡里。

   末了还要说:便是落了我牙、歪了我嘴、瘸了我腿、折了我手,天赐的这些老毛病,我也是绝不悔改的。这一辈子就在这烟花路上走,除非“阎王亲自唤,神鬼自来勾,三魂归地府,七魄丧冥幽”。

   狂放至此,无以复加了。

   岁月浪淘沙,终去伪存真,关汉卿这一混,就出了个“曲圣”。

   对文人关汉卿来说,金元时期的这片创作土壤不算太赖。

   在刻板印象里,元朝是文化沙漠、统治黑暗,但越来越多的考据和研究说:元朝文人创作很自由,统治宽松近乎姑息。

   王国维评价元曲,好在“自然”——摆脱条条框框束缚、没人管的时候,最是自然。狂放不羁关汉卿之所以一骑绝尘、笔下角色之所以脱俗大胆,也许还有时代的成全。

   如果说,关汉卿还留着怎样的个人理想,大概是图一份“知重”。在瓦舍勾栏里为底层书写的关汉卿,并没有认为自己高人一等,他与优伶娼妓诚心相待,更借笔下三名女性之口,再三申明,希望得到一份“知重”:

   一次是赵盼儿说“知重咱风流媚”,一次是宋引章说“为他(周舍)知重您妹子,因此要嫁他”,另一次是《望江亭》里,寡妇谭记儿说“若有似俺男儿知重我的,便嫁他去也罢”。

   关汉卿是文弱之士,但也是猛士,心有猛虎的“猛”,他的笔就是他的剑,所以他才能写:一管笔在手,敢搦孙吴兵斗。

   其实他的“此中有真意”,早就藏在他呕心沥血写就的杂剧散曲里,只是当时的人们未必认真听,只看见他酒入愁肠,醉卧风花雪月……

相关文章
热门标签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nqxcb.cn. 中华诗词网 版权所有
唐诗宋词古诗赏析-中华诗词网苏ICP备19029304号 | 网站地图 | TXT | 法律声明:如有侵权,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7个工作日内处理。管理员邮箱:l39404356youjia@163.com